帆洛雪

主 Yuri on Ice
希望快點更新
三次元忙碌
有多少人能一起留到最後

3 - 走过的路,滑过的冰

*勇利穿越重生

*其他角色年龄操作有

*前面看勇利和其他角色的故事

*维克托后期才正式上线

*长篇啊长篇

 

祝各位Happy new year

为了欢庆新的一年,本篇爆字数了(真敢说)

 

 

 

 

 

勇利知道他教练在冰场上的一切,包括她夺得的奖项、会哪几种跳跃,却不怎么了解私底下的崎野芝幸。

他只有两次很接近她的内心世界,一次是勇利偷偷练习四周跳,那时冰场里只有他自己一人,却在落下时瞥见角落的那抹身影,一时不稳跌到冰面。

他急忙站起来,崎野已经滑到他前面,检查他是否受伤。

勇利摇摇头,低头道歉。他知道孩子的身体练四周跳是一种剧烈的伤害,教练很明白的禁止,可他忍不住想试试自己是否还记得那个感觉。

「勇利。」感觉自己的头发又被搓揉着,教练似乎很喜欢玩他的头发。「至少在你15岁之前都不要尝试四周跳。」

他很快点点头表示了解。

「如果你还想让自己的选手生涯长一点。」

勇利看到她又张嘴想说什么,最后还是抿住唇,开始课程的练习。

崎野没有生气,也没有失望自己的学生不听话,勇利却觉得自己似乎碰触到什么情绪,他们都有自己的秘密,先越界的人,是自己。

在那之后,他不再练四周跳,因为他很怕,怕那股哀伤的眼神在暗中窥视。

 

第二次,勇利是直接知道她的事情,只有圈内人才知道的少数实情。美奈子说的,关于日本花滑女单曾经的传奇,退役原因是什么。

对运动员很常见、对当事人却一点也不能平常心面对的事:伤痛。

练习过度,练习四周跳。女性的身体少有能支撑四周跳的力量,但是崎野芝幸不信自己办不到,她练了,下场就是……

 

最后一次,勇利更加了解她,是面对一口棺木,美奈子在一旁叙说着,只对勇利一个人。

在灵堂上,美奈子像是那天的谈话没有被中断一样,继续说下去:「她撞断腿的时候,正好是她教练兼丈夫出车祸的那一刻。」

 

消失了很久,正当美奈子以为她的好友已经默默追随亡夫而去时却突然出现,那时她有多高兴啊!还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

「但是啊……我知道运动选手也好,舞者也好,我们都是很自私的,只考虑自己,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往上爬的。」

勇利转身离开,他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。

美奈子的声音仍然从背后断断续续传来……

「可是妳根本没有想过我们……我和勇利的心情……」

 

 

小狗能感受到主人的异常,舔了舔主人的耳朵,然后被拥入怀里。

「小维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」

不会说的,也不可能说。

「我……曾经死过一次。」

 

这个世界变化太多,令他陌生又恐惧。

如果是因为他的到来害维克托消失,那他宁愿在那场空难就长眠。解脱的话,就不用面对这一切了。

「崎野老师是我害死的……」

他很肯定,他是在这个世界才认识崎野芝幸这号人物,以前没有,完全没有听过也没有见过。他来到这里后,崎野芝幸才出现,接着消失。

其源头,不就是他,胜生勇利所导致的吗?

如果他不帮老师完成节目,让她一直带着遗憾,就不会想离开这个世界了……

 

那天,他站在世界的舞台上,握着金牌,崎野站在身边。

『不要停止,不要回头,就这样前进吧。』

好激励的语句,老师到底是在说给谁听?

 

 

「小维,你不要也离开我,永远陪着我好不好……」

回应他的只有湿润温暖的舌头。

 

 

 

 

前来悼念的有许多国内国外知名人物,滑冰选手占大部分,很多勇利只认得出脸,却叫不出名字。还有不少芭蕾舞者或音乐家,全都来到日本这座小镇里,只为参加崎野芝幸的丧礼。

他们似乎都认得美奈子,打招呼之余还会聊几句。

没有人笑,一致哀戚表情。

 

画面换了。

照片上的并不是他已逝的女教练,那是……是他的脸。

转头一看,父母姐姐、美奈子、青梅竹马、好友们……他们都穿着黑色丧服,脸换了,表情却没有换。

都是对死去之人的哀痛。

勇利没有多加注意在场的其他人,很快被一抹银发身影吸引。因为太显眼了,就算在一群外国人之中也能马上认出。

那个人,明显瘦了,从未有过的神情憔悴,素色衣服不是名贵的品牌而是随意搭配的丧服,青色双瞳已失去原有的神采。

走出人群,站到遗像前,不动着,盯了好久。

 

勇利想上前碰触,身体仍然止在原地。

他看到维克托举起右手,戒指闪闪发亮,却很快熄灭。

维克托用唇覆住戒指,动了几下,似乎在说……

 

我会等你,勇利。

 

一如他们分别时立下的约定。

 

等。

 

勇利只想大吼……

笨蛋……你要怎么等我……!

 

 

 

维克托很快就消失了,其他幻觉也波动,换回来了。

遗像前的身影威严且熟悉,勇利眨了眨眼,不敢置信。

美奈子上前迎接:「好久不见,莉莉娅小姐。」

对方点个头回应:「美奈子,一点都没有变。」

 

是见过的人……!

对了,那时他在圣彼得堡,尤里拉他去芭蕾舞教室练习,这位据说是芭蕾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女人这样对他评价:『基础不错。』

她是尤里的编舞者,维克托的教练雅科夫的前妻。

 

在他眼前,莉莉娅和美奈子小聊了几句后才转眼看遣像。莉莉娅没有其他人哀凄的表情,勇利却能隐约读出她的叹息。

「所以说,我才会反对她转去滑冰……」

「莉莉娅小姐反对的不是这个吧。」

「……滑冰选手都不会是好丈夫。」

 

最后,美奈子送人到门口,低声交谈数句才挥手道别。

勇利突然冲出去,美奈子愣了一下,来不及拦住。

 

莉莉娅走的有点快,勇利用跑的才赶上。

「请问……!」他扯住对方的衣角,那个身影回头瞪了他一眼,勇利想说出口的话一时噎在喉咙吐不出来。

「你是谁?」

勇利吞了口水:「我是……我叫胜生勇利……我想请问一下!」他赶在对方开口前说道:「您认不认识一位叫维克托‧尼基福罗夫的人?」

莉莉娅依旧盯着他。

「呃他比我年纪还大,银色头发,眼睛是青蓝色……」

「芭蕾舞者?」

「不,是滑冰选手……」

「不认识。」

 

「勇利!」美奈子拉住勇利,适时介入这场尴尬:「不好意思莉莉娅小姐,他是芝幸的学生,他……」

「滑得不错,我有看到。」

美奈子睁大眼睛,莉莉娅似乎有一瞬间的柔和,但很快消失。

「我赶时间,先走了。」

 

勇利似乎听到美奈子在他耳边不停解释莉莉娅的来历,那些他早就知道的事,所以他选择一个字也不听。

 

呆愣那高瘦背影,开始接受一件事。

俄罗斯人不知道维克托这个人。

唯一的机会就这样消失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升上中学三年级,勇利每天放学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念书,不然就外出跑步,闲暇之余帮忙家事,俨然一付普通学生样子

「勇利,冰场看不到你,真不习惯。」偶尔来泡温泉的优子一脸寂寞地说,勇利也只是笑笑,他这个比他大2岁的青梅竹马朋友已开始和西郡交往,按以前的进度,再过两年就结婚了吧。

除了不去冰场也避开芭蕾舞教室,美奈子倒没有说什么,还是照常来店里泡汤喝酒。

 

有天他带着小维出去慢跑,今天跑不一样的路线,路过一家眼镜店时,他站在门外看了好久。

回家后,他帮小维冲澡,小狗甩了主人一身肥皂水的同时,真利抱着一堆衣服走过他面前。

她停下脚步:「勇利,你近视了?」

「啊不,这个……呃。」下意识摸脸上才刚买的眼镜,才想到自己满手泡沫。

真利放下衣服,靠近点看她弟弟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「不太适合你呢,戴上去后就变得很普通。」

「但是,嗯……这样看起来很会念书,不是吗?」他随口扯了句。

「是吗,随便你。」真利叹了口气,抱着衣服走开。

 

关掉水开关,小维又甩了甩身子,这次水珠溅到镜片上,勇利懒得摘下来擦干,从旁边拿毛巾盖到爱犬身上。

很多人都说他摘下眼镜比较很好看,可他就是觉得戴着眼镜有安全感,因为他可以将自己的所有思绪藏在镜框和镜片后面。

 

 

 

 

迎来的15岁生日,有家人和朋友,却没有伴他两年的教练,这次庆祝显得平淡,除了吃蛋糕以外没有其他活动。勇利以为很快就可以结束,没想到从一开始除了「生日快乐」以外什么都不说只顾喝酒的美奈子在最后突然抓住勇利的领子。

「我说你,真的打算就这样下去吗?」

全场安静下来。

「这不是你,勇利!回冰场去吧!」

「前辈,妳喝太多了。」母亲宽子上前想把美奈子拉走。

「勇利,不要管那个女人做了什么,你滑你的冰就好了,而且她也没叫你停止啊!不是吗!」

 

「我……」当然很想回去!冰刀划过的声音、吸入鼻内的冷空气,他极度想念冰场上的感觉。

但是、但是……!

 

勇利,很美呢。

 

他又忆起她的声音、她的笑容,给他目标,却又毫无留恋的抛下一切离去。她这么做所带走的不只是他的教练,还有许许多多……尤其是,他上冰的勇气。

勇利低下头,沉默不语。

 

好美呢,勇利。

这次,她的声音和另一人重迭,同样都是他失去的人。

 

美奈子很快醉倒在大厅,众人解散,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,回家的回家。

勇利拿了毛毯给美奈子盖上,抱着熟睡的小维回房了。

 

没有人再提起生日发生的事情,尤其是美奈子,当作自己那天醉的太厉害了什么都忘记了,可勇利知道她绝对记得一清二楚。

他不怪美奈子,因为她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

 

接着,很快到了十二月。

 

 

「胜生同学,已经决定好跟谁一组了吗?」

勇利回过神,看见班长拿着记录板站在他面前,背景是下课时间吵杂的教室。

「看样子还没有。算了,我随便分了,只是男生多出一个人……所以你可能要跟隔壁班的睡一间。」

他想起来了,月底有个在东京的毕业旅行。

然后他还想起行程表上,来回的交通工具是飞机。

「抱歉!」他叫住准备离开的班长,「我、我可以不去吗?」

「胜生同学是有什么原因吗?」

「呃……」这个时候该用什么理由?装病?家里有事?还是老实说他不想搭飞机?

「没有的话就不行喔,每个人都要参加。」

 

勇利在学校没什么朋友。

这点和前世一样没什么变,他从小就不擅长与同年纪的人往来,反倒是年纪比自己大或小的容易聊个几句。

虽说自从拿到花滑青少年世锦赛的冠军,一夕之间在学校红了起来,仍然没什么改善。

他不介意,而且庆幸自己没有被欺负,再说同学们都对他还不错。

他早已习惯自己孤单一人。

 

 

九州到东京的距离非常短,飞机仅一个小时半就到了,即使如此,勇利还是紧捏着拳头,连同学传零食过来都没有注意到。

好不容易下了飞机,他慢慢走着才没有脚软跌倒。

……胜生同学很不对劲……没关系……刚好有个地点……啊他好像不知道……

好像有人在讨论他,勇利仍处于心神不定状态没有仔细听。

 

总归来说,这个毕业旅行是满好玩的,行程大部分是团体活动和小部分自由活动。勇利难得和同学互动与交流,藉由这次旅行得到一些弥补。

 

 

很快到了行程上的最后一日,那天是平安夜,圣诞节当日他们就回九州了。行程表对于最后一天的下午只写「欢乐庆圣诞」,地点等其他细节都没写出来,但是其他同学好像都知道要去哪里,每个人都很兴奋,只有自己还在状况外。

直到他抬头看见建筑物上的「滑冰场」文字时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庆圣诞,而场外有许多海报,显示一个小时后有场商演。

 

商演的主角是现年25岁的德国花滑选手,索德烈‧冯尔修,曾得过不少奖牌,还是现役选手,除了他,也有其他退役的知名选手一起参演。

主办单位另外有个小活动安排,在节目进行中时,索德烈会隔几段抽出一位观众出场一起滑冰,对自己滑冰技术有自信的可以试试,不会滑也没关系,索德烈会手把手拉着一起表演。

索德烈‧冯尔修长得非常好看,在场尤其是女性观众都跃跃欲试。每个长谷津中学的学生都分到一个号码牌,勇利自己也有一个,他望着雪白的滑冰场若有所思。

 

演出的节目很有意思,许多滑冰选手在场上表演,壮观又华丽,偶尔几位被抽中的幸运观众跌倒在冰上也不损整体美感,但勇利觉得同学们似乎不太高兴,随着每位被抽中的观众高兴跑进场内,长谷津中学的情绪似乎越来越差,到最后连欢呼的兴致都没了。

「现在来到最后一段表演,我们再请冯尔修先生抽出今天的最后一位幸运儿!」主持人兼翻译站在索德烈身边喊道,然后将抽出的号码往上举:「1225号!」

「神明大人谢谢!」

勇利似乎听见坐在右上方有段距离的同学尖声叫道,然后他手中的号码牌被抽走,换上班长塞给他的号码牌,上面显示:1225。

「在这里!」紧接着他的手被班长拉出,号码牌曝露在众人视线里。「1225号!」

「咦?」他被班长和其他同学推进场内,当工作人员快速量了他的脚尺寸后给了他一双冰鞋,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「呃不,我……」

「胜生同学加油!」

勇利转头,长谷津中学的同学们突然一改方才昏昏欲睡,整个沸腾起来。

「加油!」「去滑吧!」「我们长谷津的骄傲!」「靠你了!胜生同学!」「给他们好看!」

 

索德烈上前把人拉入场内,勇利呆愣的表情似乎让他以为这个孩子不会滑冰还怯场了。

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索德烈问道,旁边的翻译用日文说了一遍,然后将麦克风放到勇利嘴前。

「呃……胜生、勇利。」

场内有一小小的喔了一声,大部分来自后方那些退役的选手们。索德烈回头,看见他的商演同伴动作慢了下来,好奇打量着这名少年。

一位小麦肤色的滑过来用英文说了什么,翻译笑了几声转用日文对勇利说:「丹尼尔(这名西班牙选手)说你的名字和这届世锦赛青少年组冠军一模一样呢!」

勇利哈哈的笑了,不打算解释什么。

「才不是一模一样呢!」班长和几位女生大声吼道,声音甚至穿过整个吵闹的冰场:「他就是胜生勇利啊!是世界冠军!将来一定会打破你们记录的人!」

整个滑冰场安静了一秒,接着爆出窃窃私语声。

 

「是吗,你就是胜生勇利。」索德烈行了一个礼,「幸会,我叫索德烈‧冯尔修。」

「你、你好……」翻译还没有说完,勇利已经和对方握完手了。

索德烈将勇利从头打量到脚,表情还是有一丝疑惑,勇利大概知道为什么,他现在戴着戴眼镜,就像随处可见的学生一样,和比赛时的样子差很多,而且听说在外国人眼中,亚洲人都长得很像。

幸好索德烈没有继续表示意见,把注意转回表演上。「等一下我们要演出的曲目是我在上届世锦赛的表演滑,电影的主题曲《女巫与老鼠》,在日本应该也很有名,你有听过吗?」

勇利点点头,一旁的翻译都还没说完呢。

「好,等一下你就跟着我做动作吧,速度不会很快,你应该可以跟的上。」如果你真的是青少年组冠军。

这次翻译直接退到一边了。勇利读出对方没说出口的想法,坚定地再次点头。

 

26岁那年,他得到金牌,那时全世界都知道:编舞者不是维克托,而是自己。

但是这个世界只有自己知道这件事。

 

前面他还跟着索德烈一起动作,只慢了半拍,索德烈没有加入跳跃,大概是顾及到他,就算是青少年组冠军,也不好在表演时做这种高难度动作。

不过在进入第二段音乐时,勇利的动作开始与脱离索德烈,在索德烈和其他观众的惊呼下,勇利舞动自己在脑海里蹦出的舞姿,渐渐的和另一个表演者相异。

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,几乎什么都不用想。

胜生勇利,其实是个天生的编舞者。

瞥见索德烈「我就不手下留情了」的表情,勇利转个身很快抛到脑后。

 

两人很有默契,应该说这首曲子让编舞者可能都这么想,因为就算动作完全不一样,站的位子却几乎相同,他们同时退到角落,同时往前,在场中央交会,然后滑到对方角落。两方各自表演自己的,看似违和却又多了另种新鲜感。

 

音乐进行到高点时,勇利脑里涌进了渴望:想跳跃。

想跳起来,我想跳跃,尤其是四周跳!

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跳四周跳了,可是此刻他却不觉得自己会失败。

那已经成为一种本能,深深植入他的灵魂上了。

 

『如果你还想让自己的选手生涯长一点……』

她的声音又出现了。

 

可是……长一点,是再长多久?一年?两年?

但是啊,我已经多了十几年的滑冰生涯了,虽然不知道算不算上天的恩赐,也滑得比其他选手够久了。

所以,就让我任性下去吧!而且,我的身体已经15岁了。

 

勇利缓下脚步,做好起跳预备。他会三种四周跳,那一瞬间想到的只有他最喜欢的4F。

当他顺利落冰时,全场爆发的欢呼声还包括其他表演者,似乎瞥见那名西班牙选手停下表演为他鼓掌,不过这停顿并不影响接下来的演出。

勇利接连跳了两次三周跳,在音乐缓下来时,右脚与身体呈九十度在冰上旋转,然后抱膝蹲转,单脚举高过后脑杓转了三圈,做了最后的动作而停止。

 

他又回到冰场了,四周响起的掌声,让他一瞬间身在比赛结束后的错乱。

「哇喔!Amazing!」

熟悉的语调……勇利迅速转头,却只看见索德烈和其他选手在拍手。

自己在惊讶什么呢?只是很常见的赞美词,而且声音又不一样……

 

「太棒了!你现在在练习这首曲子吗?」索德烈问道,并示意主持人拿麦克风给勇利。

「那个……」勇利满脸通红且喘着气,不知道是才刚完成表演节目的原因还是别的,「冯、冯尔修先生,对不起!」他突然面向对方弯了九十度腰。「我把节目搞砸了!真的很抱歉!」

全场笑了,索德烈先是愣了一下也笑了出来:「怎么会?你滑得实在太完美了,各位说对不对!」

「对!」观众们疯狂大喊,其中长谷津中学的学生更加激动,有几人还哭了出来。

「那,你现在在练这首曲子吗?」索德烈继续刚才没有得到正面回答的问题。

「不是,我……我没有打算继续参赛……」他越说越小声,但是麦克风的放大声仍然传遍场地各个角落。

「那怎么可以呢!」索德烈突然大喊,勇利有点吓到。「喂,日本的各位,这么厉害的一个滑冰人才怎么可以放过?快点去转告你们的滑冰协会!」

「等、等一下……!」勇利想说什么却完全湮没在人群沸腾声中,表演就这样完全谢幕。

 

 

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圣诞节,喔是平安夜。

勇利和所有商演的演出者包括索德烈一起合照,长谷津中学的在照第二张时入镜,有几位还摔倒在冰上。

然后有不少观众跑来要跟勇利和索德烈合照,后者拉着有点想逃的勇利,而且他的同学们又在场边包围着不让他跑。

 

勇利在所有人怂恿他发表感想时,只说了一句。

「谢谢长谷津的各位。」然后泪流不止。

原来自己一直受到大家的照顾,他一直以为和同学们格格不入。

这次回来时他感受到以往都没有的温暖,意外的大收获。

他暗自发誓,永远也不要忘了这一刻,还有这群支持他的人们。

 

索德烈后来偷偷告诉他,自己只会再参加两次世锦赛就要退役了,希望能有机会和勇利同台竞技。

「你会来吗?」他问。

「嗯。」

大概回答不够明确,索德烈再问他一遍,得到他更用力的保证后才回到同伴那边。

那名叫丹尼尔的西班牙选手看了勇利好几眼才转头。

 

 

这个平安夜演出像是不可思议的魔法,他的勇气回来了。

他终于能回应崎野芝幸的话语。

老师,我不会再停下脚步了,也不会回头,我会继续前进。

所以,永别了……

还有,谢谢。

 

 

 

 

散场后,长谷津中学的学生和几位游客留在场内滑冰,勇利担任小老师教导他们,不过剩下的时间不多,再过一小时他们就得回旅馆,所以也只是玩一下,有几人甚至直接跪在冰上滑行也玩得很欢。

当大家都玩脱的时候,勇利悄悄退到角落,他想休息一下。

 

「胜生……勇利?」

他转头一看,护栏外站了一熟悉身影,波浪长发不是后来见到的马尾,而是只用发圈固定在脑后,随意散在肩上。

勇利费了好大的劲才没有喊出对方的名字。

 

「我叫切雷斯蒂诺,是个教练,目前隶属于美国底特律滑冰俱乐部。」

和印象中一样的温和,还有过了十年仍然没变的意大利口音英文,一切都让人怀念,勇利甚至惊讶到忘了说你好,只是听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

「你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学生?」

 






2017.10.15

评论(61)
热度(284)

© 帆洛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